市委  政府  政协  纪委 加入收藏
今天是:2018年02月22日  
关于在采石古镇规划中恢复建设古驿站(皇华驿)的调研报告
马鞍山市人大常委会门户网站   2015-07-02 17:36:37   来源:马鞍山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2015 第1期) 

欣闻市人民政府为了彰显我市历史文化底蕴和提升采石风景区景观的容量,将重新规划修建采石古镇。这对于我市的城市建设和文化建设来说,都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大好事情。

今天的马鞍山虽然是一座年轻的城市,在承载着这座城市的这片土地上,却有着悠久而古老的历史文化。而采石镇正是这古老历史文化里的一颗闪亮的明珠。采石古镇是马鞍山名胜古迹集萃之地,有着久远的历史文化渊源。重修采石古镇,不仅可以丰富我市的城市风貌,更能凸显马鞍山作为古江东丰饶之地的人文内涵。它不仅可以弥补我市多年来“有史可讲,无史可看”的现状,尤其是对于有史可考的古遗迹的恢复建设,更能凸显马鞍山深厚的历史文脉,它是凝固的诗史。而坐落在采石古镇这颗明珠上的古驿馆(站)---“皇华驿”,却是这座古镇上的一大亮点。

一 、“皇华驿”的由来及其与采石的渊源

据史料记载,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驿传的国家之一,中国的邮驿源远流长,驿路、驿馆的建设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邮驿也称驿传,驿传的设置多以政治、经济为中心,是中国古代政府设置的一种供一定品级的官吏往来,以及传递诏令文书的人夫、车马食宿等用的官方交通通信组织。始于春秋战国,秦汉以后驿传制度已很完备。当时,用车传递称“传”,用马传递称“驿”,用人步递称“邮”。历代有不同的名称:早期称传、邃、邮、置等,汉代称邮驿,元代以后多称驿站,尚有亭、舍、馆、铺等,都是古代交通系统的组成部分。驿传,为中国政治上的统一,促进文化交流和中外往来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一)“皇华驿”的前身“横江馆”

马鞍山地区古代驿馆建设较早,驿传制度比较完善。驿车、驿马、驿舟通达四方,陆驿、水驿日益健全。据史籍记载,早在秦代,采石就是长江的重要津渡。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南巡,就是由此过江,经过丹阳到钱塘的。到了唐代,已先后在青山、采石、姑孰陆续设立了津驿性质的青山馆、横江馆和通驿公馆。具有水驿性质的“横江馆”就是“皇华驿”的前身。

当时的“横江馆”位于采石下江口,与历阳(今和县)横江浦隔江相望,下江口在牛渚河(今锁溪河)岸横江街一带,是设在采石津渡的官办驿馆,配备有渡船、津吏、津尉,当时的横江馆至少有津吏八人。诗人李白在《横江词》中说:“横江馆前津吏迎,向余东指海云生。郎今欲渡缘何事,如此风波不可行。”又说“横江西望阻西秦,汉水东连扬子津”、“横江欲渡风波恶,一水牵愁万里长”。更为有趣的是,李白还通过横江馆前津吏之口说:“人言横江好,侬道横江恶。一风三日吹倒山,白浪高于瓦官阁”,来描写牛渚春潮汹涌澎湃的气势,抒发了自己被采石风浪所阻、欲渡而不能的无奈心情,成了千百年来脍炙人口的诗篇。自此以后,横江馆声名远播,历代名贤高士来此游历、题咏者不绝。到宋代驿传制度进行了较大改革,增设了“急递铺”,开始以军卒代替驿夫、邮子,驿馆、驿站普设铺兵、邮卒,采石横江馆由水驿改为水陆联驿,“横江馆”亦更名为“采石驿”。据清康熙《太平府志》记载:“采石驿,在采石镇滨江,即唐横江馆。”到了元代,马鞍山地区归江浙行中书省管辖,各地均设有站赤、驿站和急递铺,当时采石驿作为驿站,仍在原横江馆处,担负着江宁至姑孰的驿务,至元末明初一直未变。

(二)“皇华驿”在采石古镇的历史文化地位

明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登基后,十分重视驿站建设,先后在太平府所辖之当涂设置驿铺16处,大兴土木,重建驿馆。“皇华驿”为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改采石驿而建。李子龙在《采石话源》一书中说:那时“皇华驿琉璃碧瓦,红墙高楼,村人呼作小金銮宝殿”。此后,皇华驿在采石古镇处于鼎盛时期,其历史文化地位是显而易见的。

1.采石皇华驿是朱元璋定鼎天下的第一个渡江基地,也是朱元璋当年征战途中活动与住过的地方,是朱元璋渡江取集庆(南京)之战终生难忘的地方。当年朱元璋率军攻滁州、下和州、战采石、克姑孰、取集庆,建立了大明王朝。其中采石渡江之战,是他领导农民起义转危为安的一次重大战略转移,为夺取全国政权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据史料记载,朱元璋攻占采石留宿四天,先住采石驿,后住磨盘山。因此,在朱元璋登基后的第二年就将采石驿改为皇华驿,并大兴土木重建驿馆,作为京都出使的首个大驿站。

2.“皇华驿”是朱元璋登基做了皇帝后的历史见证。“皇华”,古为使臣的美称,古谓“君遣皇华使,送之以礼乐,言远而有光华也”。后世因称朝廷的使臣为皇华使,以“皇华”作为驿名,也就是皇帝或朝廷派遣的使者出使经过或歇宿的地方。在驿站或通驿大道上,体现了“轺车往复,冠盖纷驰,送往迎来,应接不暇”的繁忙景象。朱元璋改采石驿而建皇华驿,正是他在结束了元末20余年的战乱局面,开创了我国封建社会又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的大明朝之后,开始大兴文事,诏天下府、州、县立学校,纂修《元史》,立皇陵碑,筑中都城,扩建驿路、驿馆。尤其对他“兴王之地”太平府所属的当涂、采石一带念念不忘,优惠有加。所以,他在当了明太祖后的第二年,就在大兴文事的同时创建了皇华驿,有着十分深刻而特殊的意义。

3.“皇华驿”在采石古镇上的历史辉煌。据史志记载,重建后的皇华驿规模宏大,前有头门3间、大堂3间,左右两廊16间,穿堂3间,后堂3间,厨房3间,厢房3间,共计34间。驿前有牌坊一座,坊上的横额刻书有“龙飞首渡”四个醒目的大字。所谓“龙飞首渡”,是朱元璋为纪念采石首渡之事,特在其登岸处的驿馆前建“龙飞首渡”坊,以彰其事。与此同时,在坊旁又建亭一座,亭上额书“天下名江”四字。在“天下名江”亭之后,穿过两廊,在大堂正中额书“皇华堂”三个耀眼大字,显得十分庄严华丽。此外,在驿馆后面还建有“驿丞宅”,为驿丞、津吏、津尉住宿之所。以上可知,当时皇华驿的建设规模真是“琉璃碧瓦,红墙高楼”,十分宏伟壮观。

4.“皇华驿”的后期发展更具规模。到明嘉靖年间,皇华驿有了更大发展。增设了仪门3间,公厅3间,马房16间,鼓楼1座,配备有战船21艘,额设官、吏各1人,夫头30人,水夫200人,库子16人,馆子2人,马16匹,驴8头。同时规定站船每5年一次大修,10年一次打造,每10年中有三次购置“铺陈”,以旧换新,为驿铺添置陈设用具。由此可知,那时的皇华驿已是水陆兼用、规模庞大的官办驿传机构。直到嘉靖后期,皇华驿又复改为采石驿,然名改而实不改,很长一段时间,人们仍习惯地称之为“皇华驿”。由此,“皇华驿”是采石古镇上不可多得的古驿站遗迹,其历史文化地位不可小视。

二、古驿文化在采石古镇恢复建设的意义

在古代驿站的设立,属于古代国家治理的一个制式机构。是和那个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的繁荣,军事战略的重要,交通的便利所分不开的。“皇华驿”就是采石古镇的历史见证。从皇华驿与采石古镇的历史渊源及在采石古镇的历史地位,可以说,在采石古镇恢复和建设“皇华驿”是非常必要的,也是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的。

首先,“皇华驿”坐落在采石古镇上,见证了采石古镇的形成和发展,为采石古镇的商品经济的繁荣和往来客商提供了方便的交通,可以说,采石古镇的兴盛和繁荣,当时的“皇华驿”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其次,“皇华驿”作为有志记载、有史可说,有迹可观的采石遗址,是不可多得的。史料记载:唐天宝年间,李白曾在皇华驿的前身横江馆处渡江前往历阳(今和县),被风涛阻隔,诗人怀着彷徨抑郁心情写下著名的《横江词》六首。古驿文化和李白文化气息相接,同样是一道瑰丽的风景线。

第三,采石是个有着悠久历史文化底蕴的古镇,而今却难得看到古朴风貌的街巷楼宇。恢复建设采石古镇,对于现代缺少底蕴的钢筋混凝土的街区道路是一个历史的“反正”。重建“皇华驿”,再现历史古遗迹,正好是对古镇历史文化的最好诠释。

第四,发展旅游文化产业,集古镇建设与古驿站建设为一体,凸显古镇历史的久远,丰富古镇深厚的人文,彰显古镇古驿文化内涵,显示古镇久远的治理和繁荣。

第五,依托采石古镇、皇华驿站,提升采石风景区的体量,形成游览观光、餐饮、住宿为一体的大风景区的范畴。打造古迹文化、佛教文化、园林文化、集邮文化为一体的旅游胜地。扩大采石地区的旅游范围,提高风景区的星级标准和品牌效益。

三、我们的几点建议

习近平同志在北京市考察工作时的讲话中指出:“ 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

《马鞍山文化旅游发展行为计划(2014—2017年)》中对采石古镇的规划建设提出了具体的设想。既然要修复采石古镇,那么,就应该复建“皇华驿”。在第十三届、第十四届人大会议期间部分市人大代表曾两度提出在采石古镇恢复建设“皇华驿”的建议。

对此,(1)请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对采石古镇综合开发的总体规划中,应该纳入恢复和建设“皇华驿”的内容,以突出古镇的历史文化的品味(古为今用、以古养今)。(2)建议在采石古镇“横江馆”的原址横江街下江口仿建具有古迹特点的“皇华驿”,可以一举两得,即有岸上的皇华驿站,又可在水上建设水驿码头,更加形象地体现古时水驿的风貌,又可以做为现实的游船码头。(3)开发采石地区,集古镇、古街、古驿、古渡及九华佛山、滨江新区和采石风景区为一体的大旅游区域,以提升马鞍山旅游城市的品味,让古迹文化为现代旅游服务。

 

专题组调研人员:尹孔贵、耿军、黄河、赵连仁等 

 

附件 

马鞍山采石皇华驿考述

李昌志

 

据史料记载,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驿传的国家之一,驿路、驿馆的建设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驿传的设置多以政治、经济为中心,向四方辐射。出于政治的需要,历代统治者又多从京都至郡、府、州、县辟有驿道,设有驿站或驿馆。驿传的任务,早期主要是递送公文、供来往官员暂住或作为更换交通工具的处所;后期又担负了递解饷银、转运军粮、接送差官、遣发囚犯等任务。

一、采石皇华驿的前身横江馆

马鞍山地区地当南北要冲,古为六朝畿辅、京都要地,有金陵屏障、建康锁钥之称,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尤其采石、姑孰地处南北要津,又据长江之险,介京、芜咽喉,为宁、广项背,东通溧水,西接芜湖,南经宣城可达浙中,是故驿道建设起步较早,且代代延续、舟车辐辏,十分繁忙。最早见之文字记载的,是六朝时期东晋大司马桓温的儿子桓玄在当涂姑溪河岸设立的津渡“南州津”,创立的“盘龙馆”。据安徽社会科学院编著的《简明安徽通史》载:“姑孰原是长江南岸的一个小渡口。六朝建都建康,姑孰地当其西南重要屏障,地位陡然上升。东晋南朝历为豫州及南豫州刺史的治所(始称南州)。东晋元兴初年(402年),桓玄篡政,领兵驻姑孰,就近控制朝廷。桓玄在姑孰始筑城墙,大兴土木,广造宫室,所建诸台榭、馆阁、假山、池塘无不奢华壮丽。至陈朝时期,姑孰已是高楼连宇,十分壮观”,由是驿路、驿馆随之兴起。民国《当涂县志·舆地志》又载:“盘龙馆,在南州津。晋桓玄建,巍峙江表,画盘龙于其上。后刘毅镇此据之,毅小字盘龙,遂为符验”。据此可知,盘龙馆是当时马鞍山地区设在姑溪河岸的一所重要津渡驿馆。

唐代当涂是金陵(南京)通往宣歙与浙中的必经之地,驿车、驿马、驿舟通达四方,陆驿、水驿日益完善。当时马鞍山地区先后在青山、采石、姑孰陆续建立了青山馆、横江馆和通驿公馆。青山馆位于当涂城南的青山,北临姑溪河,南带丹阳湖,西滨青山河,古为屯兵之所。唐诗人许浑、许棠、赵嘏等都曾来此歇宿,写有《宿青山馆》、《题青山馆》等诗篇,说那时的青山馆是“东来与西去,皆是不闲时”,“无人能此隐,来往谩兴嗟”,不仅表明这里是通往皖南与浙中的驿路,而且送往迎来,驿务十分繁忙。唐时当涂南津门外有马驿街,城南建有通驿公馆,馆南建有水亭。大诗人李白在《陪司马武公宴姑孰亭序》中说:当涂“通驿公馆南,有水亭焉,四甍翚飞,巉绝浦屿”,又说此馆“昼鸣闲琴,夕酌清月,盖为接輶轩祖远客之佳境也”。这里所说的“輶轩”,指古代使臣所乘的轻车,后世亦称使臣为“輶轩使”。“接輶轩”,谓接待使臣的到来;“祖远客”,谓祖送远方客人的离去。李白此文说明通驿公馆与姑孰水亭的建立,是专供过往官员与使者停留歇宿之所,又是一个闲情酌月的“佳境”胜地。

然而通驿公馆与青山馆均为陆驿,横江馆则为水驿。唐时横江馆位于采石下江口,与历阳(今和县)横江浦隔江相望。下江口在牛渚河(今锁溪河)岸横江街一带。古时牛渚河又称采石河,上有采石渡,此渡又分上渡、中渡和下渡,有渡船来往。上渡口在万民坊南面,中渡口在回龙桥南边,下渡口(即下江口)在十字街小巷口附近(即横江街一带),古时往河西者均由此渡口渡船而过。唐时横江馆是设在采石津渡的官办驿馆,配备有渡船、津吏、津尉。唐高宗永徽前置津尉,永徽中废津尉、置津吏,上关置津吏八人,中关置津吏六人,下关置津吏四人。规定有驿道者为上关,无驿道者为中关,余为下关。当时当涂从江宁、慈湖至姑孰有通达驿道,理应为上关,可以想见当时横江馆至少有津吏八人。是故大诗人李白在《横江词》中说:“横江馆前津吏迎,向余东指海云生。郎今欲渡缘何事,如此风波不可行。”又说“横江西望阻西秦,汉水东连扬子津”、“横江欲渡风波恶,一水牵愁万里长”。更为有趣的是,李白还通过横江馆前津吏之口说:“人言横江好,侬道横江恶。一风三日吹倒山,白浪高于瓦官阁”,来描写牛渚春潮汹涌澎湃的气势,抒发了自己被采石风浪所阻、欲渡而不能的无奈心情,成了千百年来脍炙人口的诗篇。自此以后,横江馆声名远播,历代明贤高士来此游历、题咏者不绝。需要指出的是,1978年采石公园为使横江馆遗迹不致泯灭,特在三元洞上方半坡处原玉皇殿旧址重建一所“横江馆”,此馆选在大江边上,半坡之中,坐东面西,与当年的历史驿馆显然不合,是故荒凉冷落,无人问津。

宋代驿传制度进行了较大改革。尤其南宋以后,战事频繁,为适应战事的需要,增设了“急递铺”,开始以军卒代替驿夫、邮子,驿馆、驿站普设铺兵、邮卒,一般水驿均改为水陆联驿,用以加速行程,传递军情。由是采石横江馆由水驿改为水陆联驿,“横江馆”亦更名为“采石驿”。据清康熙《太平府志》记载:“采石驿,在采石镇滨江,即唐横江馆。”另据李子龙在《采石话源》一书中考证:“这里所说的‘采石滨江’处,在今采石矶之北,宝积山之南”,其“第一条居民街道为‘横江街’。宋以后,横江馆易名为采石驿”。元代,马鞍山地区归江浙行中书省管辖,各地均设有站赤、驿站和急递铺,时采石驿作为驿站,仍在原横江馆处,担负着江宁至姑孰的驿务,至元末明初一直未变。

二、皇华驿的由来与胜概

明代承袭宋、元驿制,各府、州、县均设有驿,有水驿、马驿和递运所。同时设急递铺,传送公文,设驿丞,掌管驿站迎送之事。明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登基后,十分重视驿站建设,先后在太平府所辖之当涂设置驿铺16处。洪武二年(1369年),又改采石驿为皇华驿,大兴土木,重建驿馆。据1991年黄山书社出版的《采石战争史话》一书记载:当年朱元璋率军,克采石、取太平之后,随即下令“改太平路为太平府”,“他做皇帝后,重建驿站”,又将采石驿“更名为皇华驿”。重建后的皇华驿是个什么样子?李子龙在《采石话源》一书中说:那时“皇华驿琉璃碧瓦,红墙高楼,村人呼作小金銮宝殿”。

朱元璋为什么将采石驿改为皇华驿?皇华驿到底是个什么规模?笔者广收载籍,认为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说明:

(一)朱元璋改名皇华驿的用意。考皇华驿,古代多设在京都附近,作为使臣出使的第一站。明代安徽设有两个皇华驿,一是今滁县沙河东北的皇华驿,二是今马鞍山采石的皇华驿。这两个皇华驿均靠近明代都城南京,一为北出的重站,一为南出的首站,且都是朱元璋当年征战途中活动与住过的地方。尤其采石江边的皇华驿,是朱元璋渡江取集庆(南京)之战终生难忘的地方。当年朱元璋率军攻滁州、下和州、战采石、克姑孰、取集庆,建立大明王朝,其中采石渡江之战,是他定鼎天下的一次重要战役,也是他领导农民起义转危为安的一次重大战略转移,为他夺取全国政权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据史料记载,朱元璋攻占采石留宿四天,先住采石驿,后住磨盘山。在此期间,他一面命令部队在采石稍事休整,调整部署;一面易服微行,调查民情,察访贤能,熟悉地形。休整四天之后,朱元璋转战太平(当涂)。在充足粮草,立足稳定之后,才集中兵力攻下集庆(南京)。因之朱元璋认为采石是他在军事上实现战略大转移,从而定鼎天下的第一个渡江基地。由是洪武元年当他登基后,第二年就将采石驿改为皇华驿,并重建驿馆,作为京都出使的首个大驿站。

(二)皇华驿名称的由来。“皇华”,古为使臣的美称。语出《诗经·小雅·皇皇者华》,古谓“君遣皇华使,送之以礼乐,言远而有光华也”。后世因称朝廷的使臣为皇华使,用“皇华”作为使者或出使的典故。以“皇华”作为驿名,也就是皇帝或朝廷派遣的使者出使经过或歇宿的地方。而使者出行乘坐的轻车则称“轩”或“星轺”。古时在驿站或通驿大道上,常见“轺车往复,冠盖纷驰,送往迎来,应接不暇”的繁忙景象。由此可知,朱元璋改采石驿为皇华驿有着十分深刻而特殊的意义。

(三)皇华驿建立的时间。如前所述,皇华驿为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改采石驿而建。在此前一年,朱元璋登基做了皇帝,结束了元末20余年的战乱局面,开创了我国封建社会又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于是第二年他就开始大兴文事,诏天下府、州、县立学校,纂修《元史》,立皇陵碑,筑中都城,扩建驿路、驿馆。尤其对他“兴王之地”太平府所属的当涂、采石一带念念不忘,优惠有加。他常对群臣自谓:吾“与诸将渡江,驻兵太平(府)。深思爱民安天下之道,自是十有余年,收揽英雄,征伐四克”,才得以“尊居天位”。因此,他在当了明太祖后的第二年,就在大兴文事的同时,创建了皇华驿。

(四)皇华驿的建设规模。据史志记载,重建后的皇华驿规模不小,前有头门3间、大堂3间,左右两廊16间,穿堂3间,后堂3间,厨房3间,厢房3间,共计34间。驿前有牌坊一座,坊上的横额刻书有“龙飞首渡”四个醒目的大字。所谓“龙飞首渡”,当指至正十五年(1355年)朱元璋率大将常遇春攻占采石之事。据《续资治通鉴》记载,朱元璋当时“引帆向牛渚(采石),风力稍劲,顷刻及岸,守者陈于矶上,舟距岸三丈许,未能猝登。常遇春飞舸至,元璋麾之,应声挺戈,跃而上,守者披靡,诸军从之,遂拔采石”。及至洪武元年朱元璋登上“真龙天子”宝座后,为纪念采石首渡之事,特在其登岸处的驿馆前建“飞龙首渡坊”,以彰其事。与此同时,在坊旁又建亭一座,亭上额书“天下名江”四字。在“天下名江亭”之后,穿过两廊,在大堂正中额书“皇华堂”三个耀眼大字,显得十分庄严华丽。此外,在驿馆后面还建有“驿丞宅”,为驿丞、津吏、津尉住宿之所。以上可知,当时皇华驿的建设规模真是“琉璃碧瓦,红墙高楼”,十分宏伟壮观。

(五)皇华驿的后期发展。到明嘉靖年间,皇华驿有了更大发展。增设了仪门3间,公厅3间,马房16间,鼓楼1座,配备有战船21艘,额设官、吏各1人,夫头30人,水夫200人,库子16人,馆子2人,马16匹,驴8头。同时规定站船每5年一次大修,10年一次打造,每10年中有三次购置“铺陈”,以旧换新,为驿铺添置陈设用具。由此可知,那时的皇华驿已是水陆兼用、规模庞大的官办驿传机构。直到嘉靖后期,皇华驿又复改为采石驿,然名改而实不改,很长一段时间,人们仍习惯地称之为“皇华驿”。

三、我国历代驿传制度简介

我国的驿传事业由来已久。从先民的击鼓传声、以物示意,到周王朝的烽烟报警、邮驿传文,到今天的邮政传递邮件、电报、电话传递信息,已有两三千年的历史。

周代推行白天举烟、夜晚放火的烽火报警制度,实行“五里一燧,十里一墩,三十里一堡,百里一城寨”的烽火讯号制度。又在大道上设驿马、驿车,用以传递军情、文书。春秋时期,邮驿开始设驿卒、驿吏,孔子谓之曰“置邮而传命”。

秦代推行“书同文”、“车同轨”,建立了以咸阳为中心的驿站,制定了邮驿律令,为历朝历代的驿传开创了先河。汉代驿传制度进一步完善,开始五里设邮、十里设亭、三十里设驿,亭有驿使、驿有驿丞。

唐代驿传制度更为完善,驿设驿长,管理驿夫、驿子。驿传又分陆驿、水驿和水陆联驿三种。全国时有驿站1643处,驿程49000华里,全国服役人员多达16000余人。规定陆驿骑马日行70里,车行30里;水驿船行每日30至40里。规定紧急文书递送驿马每天跑300里。

宋代基本沿袭唐代,但增设了“急递铺”,并对驿传制度作了较大改革:一是实行邮驿军事化,以军卒代替驿夫,驿铺设了铺兵;二是加速了驿传行程,要求驿马由日驰400里,增至500里,风雨无阻,日夜兼程,昼鸣铃,夜举火,闻者闪让,误者治罪;三是改变驿传信物,要求“急脚递”用“金字牌”传递命令。

元代各州广泛设置站赤(驿站户),全国站赤总数在一万个以上,每隔15里到50里有1个站赤。另承“急递铺”,每铺有驿卒五六人。驿卒传递文书时,腰缠铃铛,手持缨枪,夹着蓑衣,昼夜接力奔跑400里。

明代邮驿与急递铺合一,铺设铺兵。各地均设驿站,有水驿、马驿和递运所。除官办驿站外,另有民办的民信局,传递民间私人信件。

清代废弃递运所,仍置驿站、铺递,同时改“差役”为“雇役”。铺递以铺兵、铺夫走递公文;驿递除用马传递公文外,还护送官物和官员。沿站转递,实行接力奔跑,要求每日骑马日行200里至600里。光绪二十九年(1896年),清政府仿照西欧,创办现代邮政,归海关管理。至此,驿传制度便自行消亡,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版权所有: 2014 © 马鞍山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版权所有 电话:0555-2471532 传真:0555-8355070
地址:马鞍山太白大道 皖ICP备09027493号
技术支持:马鞍山市金腾科技有限公司